中本聪: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谁?

目前依旧无法追踪这个神秘地址究竟属于谁,对中本聪的好奇和追寻可能会是这个行业永远的谈资,也永远没有答案。

文:王也 出品:Odaily星球日报

5 月 20 日晚 11 时许,在比特币高位横盘一日,众人急待变盘之际,一个突如其来的神秘“利空”消息砸来——“疑似中本聪挖矿地址突然转移出 50 枚比特币”,引起币圈社群的快速传播和密切讨论。

消息发出不久后,比特币从 9800 美元上方急跌至 9330 美元,虽然五百美元、3% 的跌幅对于加密市场实在难言“暴跌”,却因为此前比特币多次试探破万,场内高杆杆聚集,造成短时爆仓金额达到连日新高,据币Coin 数据,加密货币市场 24 小时爆仓达 38.6 亿人民币。

随后比特币反弹至 9500 美元一线窄幅震荡,不少分析此时也从各个角度指出,这个十年未动的地址应该并不属于中本聪。

该地址虽为超过十年未动的“上古”挖矿地址,但并未被标记为中本聪地址,从挖矿模式看与中本聪习惯不一致,同时,其中部分比特币被转至 Coinbase,中本聪不可能冒着法律风险去需要 KYC 的合规交易所卖币。

这巧合的节点、熟悉的配方,让人不得不怀疑在场内杠杆推高、看涨情绪高涨之际,主力配合所谓“利空”消息砸盘,Odaily星球日报再次提示广大投资者,高杠杆风险极大,以及切勿盲目追高。

一夜爆仓38.5亿元,中本聪:???

最早曝出这个消息的是链上数据监测平台 Whale Alert:2009 年 2 月 10 日区块高度 3654 挖出的 50 BTC 从地址 17XiVVooLcdCUCMf9s4t4jTExacxwFS5uh 转移至两个地址,之后另一个地址向该地址转账,目前该地址余额为 0.0001 BTC。

Whale Alert 称,该地址可能是中本聪拥有的钱包,该地址自 2009 年以来一直处于休眠状态。

中本聪: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谁?

消息发出后,据火币Global 行情数据显示,比特币在 5 月 19 日晚 11 时许开始出现短时急剧下跌走势,从 9800 美元高位跌至 9330 美元,短时跌幅逾 3%,触底 9330 美元之后缓慢反弹至 9500 美元一线,目前于 9500 美元附近震荡。

中本聪: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谁?

据币coin 数据显示,过去 24 小时全网总计爆仓亿 5.43 亿美元(合计 38.5 人民币),爆仓人数 60898 人。其中 OKEx 爆仓 3234 万美元,火币爆仓 276 万美元,BitMEX 爆仓 9310 万美元。爆仓金额前三的币种是 BTC 4.33 亿美元,ETH 6536 万美元,BCH 608 万美元。

中本聪: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谁?

根据币coin 数据显示,绝大部分投资者属于多单被爆,24 小时多单爆仓达 4.83 亿美元(合计 34.26 亿人民币),5 月 20 日的爆仓金额也创下了近十日爆仓金额新高。不少投资者感叹:“比特币仅仅 500 美元的跌幅就让这么多资金爆仓了,往日上千美元的跌幅也达不到这种效果啊!”

其中大额多单不少,其中最大单笔爆仓单发生在 BitMEX-ETHM20,爆仓金额高达 4778 万美元。

在 Odaily星球日报看来,之所以 3% 的跌幅能对市场产生如此大的影响,与近段时间市场看多情绪浓重紧密相关。

中本聪: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谁?

5 月 20 日下午,比特币上冲 9850 美元未果,而后迅速向下,最低来到 9650 美元,然后在 9760 美元高位调整,多次试图破万。市场上不少投资者也从 K线图分析得知,比特币目前接近趋势三角形的尽头,预计变盘在即。

中本聪: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谁?

观察 OKEx 合约大数据发现,从 5 月 19 日到 5 月 20 日多空人数比有所上升,且融资融券业务的杠杆多空比也从本月 15 日的 1.1 上升至目前的 2.1,基差结构仍然维持在升水 0.5% 以上,市场看多情绪持续加重,不少投资者都在高位加了高杠杆,只等比特币破万拉高。

市场往往难让大多数人如愿,结果等来的是疑似中本聪再现的神秘消息,急速回调和再次横盘。

不是中本聪,那这个神秘地址到底属于谁?

如果这个“上古”挖矿地址不是中本聪,那么它属于谁呢?

目前这 50 个比特币被转移到了两个地址,并以 4:1 的比例进行转移,加密货币数据分析平台 Chainalysis 表示:这 40 个比特币还没有使用,但数据显示另外 10 个比特币已经转移到了不同的钱包,其中一部分目前已经转到了 Coinbase。

中本聪: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谁?

图片来源于:Cointelegraph

加密货币领域的不少 KOL 都认为这 50 枚比特币的钱包地址并不属于中本聪。

比特币核心开发者 Jimmy Song 在 Medium 上发文章从“挖矿模式”分析称,该转账非中本聪所为。Song 称,被怀疑属于中本聪的比特币显示,在每一块被开采时,会有额外的 nonce 值增加。但 3654 区块与这些区块似乎不是由同一个人挖掘。此前,CoinMetrics 联合创始人 Nic Carter 也曾表示,中本聪挖掘了一组特定的区块,被相信是中本聪挖掘的那些区块在 nonce 中具有特定的模式,但 3654 区块没有显示出相同的模式。

中本聪: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谁?

Primitive Ventures 联合创始人 Dovey Wan 在微博表示,刚刚动的区块高度 3654(2009 年 2 月份)是个远古大神的币,而不是中本聪。可通过线上分析可以分析出所有中本聪的区块地址,具体可以参见 satoshiblocks.info。另外,其中一部分币已经转到 Coinbase 了,因为 KYC,中本聪也肯定不会在 Coinbase 卖币。

中本聪: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谁?

Coin Metrics 联合创始人 Nic Carter 从比特币的 nonce 值分析了这 50 枚比特币不一定属于中本聪地址,Nic 表示,“中本聪开采了一组特定的区块,中本聪在开采 Satoshi 区块时使用了特定模式,但区块 3654 不是 Patoshi 模式。关于中本聪的比特币的争论实际上比人们通常所知道的要多。按照媒体报道的方式,您可能会认为一个巨大的钱包归属于中本聪。实际上,这些地址的不确定性要大得多。”

中本聪: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谁?

但目前该地址还无人认领,几位早期的比特币开发者和矿工都否认了这个地址属于他们。

著名计算机科学家 Hal Finney 的妻子 Fran 表示,

“这些不是我丈夫挖出来的比特币,我们跟这件事没有关系。”

Hal Finney 于 2014 年死于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 。Hal Finney 在比特币诞生之初曾协助编写比特币代码,是最早使用比特币网络的矿工之一。他也曾与中本聪保持过非常紧密的联系。许多加密爱好者认为 Finney 本人就是中本聪,不过他本人也多次坚决否认了这一说法。

比特币早期开发者 Martti Malmi 也否认这个地址是他的:“我是在 2009 年 4 月左右发现比特币的,”Martti 在 5 月 20 日在推特上回应相关问询时候说到。而这个出现比特币转移的钱包比 Malmi 的接触比特币的时间还早了两个月。

中本聪: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谁?

另一位早期矿工、Metal Pay 首席执行官 Marshall Hayner 暗示,他也没有移动这些代币。这位早期矿工表示,他直到 2009 年 11 月才进入加密货币领域。不过有趣的是他同时也说道,

“如果真是我的话,我也不会说的。真正的矿工很可能永远不会承认这一点。他们有大量的比特币,他们不想成为舆论目标。我确实是在 2009 年开始挖矿,但我永远不会公开披露我的加密资产。”

Hayner 肯定地说,交易者永远不会承认这些行为,“他们不希望受到负面的关注和潜在的犯罪分子以他们为目标,”他接着说,“他们宁愿因为对区块链的贡献而被人知道,或者也根本就不想为人所知。”

有意思的是,还有人认为这个比特币地址曾出现在 Craig Wright 所列的清单中,因此怀疑是 Craig Wright 移动了这些比特币。而对此 CoinGeek 创始人、BSV 支持者 Calvin Ayre 今日发推称:

“确认不是 Craig Wright,我刚和他谈过。”

中本聪:我是我,他是我,你是我,那我是谁?

目前依旧无法追踪这个神秘地址究竟属于谁,对中本聪的好奇和追寻可能会是这个行业永远的谈资,也永远没有答案。

而就这个“乌龙事件”本身,除了探寻中本聪的身世之谜,更重要的还是希望能再次为广大投资者敲响警钟,市场很难被轻易预测,技术指标也只是参考,理性决策、切勿高杠杆交易。同时,虽然此次表面是“利空”下跌,所谓的利空、利好消息还是多为“空穴来风”,不要轻信和以此指导交易。

参考资料:

《多位早期比特币矿工否认2009年地址转出的50枚比特币与他们有关》

《昨晚中本聪转移的是澳本聪的比特币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五星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xyrkj.cn/18515.html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