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财经四周年 | 曹寅:DEFI从哪来 到哪去

10月23日,在金色财经成立四周年之际,特别策划——“同行者”线上区块链高峰论坛开启,论坛为期6天,其间大咖云集,全方位解读行业。在论坛上,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曹寅进行主题演讲《DEFI从哪来,到哪去》。他表示:DeFi+DAO将使得DeFi项目可以像阿米巴原虫一样实现快速分裂和成长,一旦有新的服务或者协议成熟了,就可以独立建立新的DAO,获得更自由发展空间,实现DeFi项目的友好分叉和繁殖。

10月23日,在金色财经成立四周年之际,特别策划——“同行者”线上区块链高峰论坛开启,论坛为期6天,其间大咖云集,全方位解读行业。在论坛上,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曹寅进行主题演讲《DEFI从哪来,到哪去》。他表示:DeFi+DAO将使得DeFi项目可以像阿米巴原虫一样实现快速分裂和成长,一旦有新的服务或者协议成熟了,就可以独立建立新的DAO,获得更自由发展空间,实现DeFi项目的友好分叉和繁殖。

以下为演讲全文:

今天给大家谈谈我从17年开始DeFi之路,到现在的思考。今天我想回顾下DeFi的来时路,以及下一步往哪里走。

DeFi从哪里?DeFi的提出有一定偶然性,2018年年中,一群都在硅谷的以太坊金融Dapp开发者为了在熊市中抱团取暖,提议要为大家共同的赛道取一个激动人心,吸引眼球的名字。在大家很随意的讨论中,选择了DeFi,而且选择DeFi命名的很重要原因竟然是因为DeFi念起来和Defy(反抗)同音。

金色财经四周年 | 曹寅:DEFI从哪来 到哪去

这就是当时那个DeFi命名小组的内部讨论截图。

对于这些DeFi命名者来说,去中心化并不在其共同价值观之内,早期参与DeFi项目的团队并不重视去中心化治理和运营。

他们共同认可的价值观是:1.开源;2.互操作性;3.自动化;4.透明。

因此,最早期,Defi定义其实是利用开源软件和去中心化网络将传统金融产品转变为无需信任中介,无需中心操作即可运行的透明金融协议运动。其核心优势是开源可信、非许可,可组合,自动化。主要价值主张是用协议取代中介,消灭金融交易中的交易对手方风险。第一代DeFi其实是对于金融中介的Defy(反抗),而真正的Decentralization 并不在他们的菜单上。但是,随着DeFi产业和技术的光速迭代发展,DeFi所面临的挑战以及需要解决的问题正在迅速变化。开源、非许可、可组合、自动化仍然很重要,但是出现了新的挑战,这些挑战来自于DeFi自身。

DeFi面临的内部挑战包括:

1. 中心化的DeFi团队存在单点失败可能,可能是主观作恶、也可能是团队内部矛盾而导致的失败。

2. 基础性的DeFi协议已经成为公共利益,基于基础性协议之上开发的团队需要参与底层协议的治理。

3. 随着DeFi市场的爆炸,中心化团队的管理成本过高。

4. 为DeFi提供流动性的用户的利益难以保障。

我们可以看到当下DeFi面临的挑战,是一个产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后必然会遇到的挑战,利益相关方过多、管理成本过高,到了这个阶段,产业就会面临两条路线选择。

第一条路,走向垄断,通过内部一体化提升管理效率,并采用强势态度,压制不同利益相关方的诉求。 第二条路,保持开放,建立跨团队,跨群体的利益协调机制和合作机制。

互联网也经历过现在DeFi这个阶段,但是早期互联网因为没有区块链技术,并且也是少部分头部公司的利益选择,所以选择了第一条路,所以才会导致现在的互联网高度垄断的生态。

而DeFi,既然是为了替代中介,必然不能重蹈互联网的覆辙,必须走向第二条去中心化的道路。

因此,到了现在,DeFi的价值主张也需要与时俱进,去中心化治理、去中心化运营已经不再是口号,而是所有DeFi团队必须考虑和采取的路径,简而言之,DeFi必然走向DAO。

虽然,目前大部分DeFi开发者和投资者都更重视做大蛋糕,还没有时间研究如何分蛋糕和如何一起做蛋糕,不过,这些人很快就会意识到,DAO治理模式,对于 DeFi 的重要性。

DAO的治理和运营模式不仅是 DeFi项目应对内部挑战的防火墙,也将是DeFi项目之间的竞争护城河。MakerDAO 能够成为 DeFi 生态最重要的基石,一个关键原因就是其科学的治理体系。

我从2018年开始研究MakerDAO的治理机制,也一直在参与Maker论坛的讨论投票,今年开始,我意识到DAO的重要性后,更是把更多精力投入了DAO的设计和实践,在YFII中设计和实践了DAO的治理和运营模式。

接下来讲一些我参与MakerDAO和YFII DAO的DAO实践体会。

先谈谈DAO在目前可以解决的DEFI挑战。

1,DAO足够开放,不仅可以容纳各方利益群体都参与治理,而且还可以吸引很多有意愿,有能力的人才可以参与治理和运营,而治理代币只代表最后决策权,并非是参与治理的前提。

2,DAO不存在单点失败可能,因为DAO是开放的,参与成员一直在新陈代谢,因此总有人可以提供治理和运营服务,并且DAO的治理和运营过程也相对开放,避免了中心化团队黑箱操作的可能性,从而获得DeFi乐高上其他项目团队和成员的信任。

3,中心化的治理成本是指数级别增长,DAO的治理成本则是线性增长,因此当项目处于早期,中心化治理的决策链条较短,因此发展较快,但是到了后期,中心化治理的成本指数曲线会非常可怕,因此必须依靠DAO来降低治理成本。

4,DeFi+DAO将使得DeFi项目可以像阿米巴原虫一样实现快速分裂和成长,一旦有新的服务或者协议成熟了,就可以独立建立新的DAO,获得更自由发展空间,实现DeFi项目的友好分叉和繁殖。

当然DAO本身也有很多问题,但我觉得DAO最大的问题是在于建立一个成功的DAO比建立一个成功的中心化治理组织更难,需要更多精力,更多时间。

DAO的特点就是灵活性,因此理论上,任何项目都可以建立DAO,但是要建立一个可持续的DAO,首先需要一套社会规范,所谓社会规范其实就是社会运行的规则,以及制定规则的规则。在任何社群中,凡是需要参与者集体决策和共同行动的场景,都必然会产生社会规范,并非只有成文的强制性规范才能称之为规范,在很多社群中,非正式规范,也在决策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Maker 作为一个 DeFi 稳定币项目,去中心化和币值稳定是 Maker 的核心利益,是 Maker 的元规范,也是 Maker 治理的目的。 Maker 社区在 2018 年 9 月 12 日首次举行 MKR 投票,通过了 Maker 的根本性规范:五项基本原则(Core Foundation Principles),这五项原则充分体现了 Maker 的治理价值观: 1.科学治理 (Scientific Governance)

2. 服务弱势(Serving The Underserved)

3. 可持续金融(Sustainable Finance)

4. 渐进去中心(Gradual Decentralization)

5. Dai 的广泛使用(Driving Dai Adoption)

基于五项原则,Maker 基金会设计了一系列管制性规范,成为了Maker的DAO治理的治理体系基础。Maker的先进价值观,吸引了一批认可其价值观的人参与治理,其中不乏高水平治理参与者。Maker 也是唯一一个经投票确认将核心理念(五项基本原则)成文固定的 DeFi 项目,五项基本原则从价值观的高度明确了 Maker 的未来发展方向和治理基本原则,参与者对 Maker 未来治理规则的变化有了一致预期,大大降低了用于协调参与者集体决策的难度。

一旦成员发生矛盾了,或者项目发展遇到瓶颈了,Maker的DAO成员就会回到这五项基本原则,从头思考该如何处理,这种类似价值观的基本原则使得Maker社区无论发生多大的矛盾仍能找到最基本的共识,从而齐心协力解决问题,这是Maker的DAO的成功的关键,也是所有DAO都应该学习的地方,也是最重要的环境,制度环境。

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提高DAO的治理效率,并且仍然能够保证公平和透明,下面介绍一些我的思考。

1,先进的元规范和基本原则凝聚了一大批高水平的严肃参与者加入DAO治理;

2,多层级的治理规则明确指导着代表不同利益的参与者的治理行为,成熟的议案讨论制度使得基于事实的开放辩论替代了线上讨论常见的情绪化两极对立;

3,多种可视化治理工具使治理结果可测量可比较;

4,低价值的社区闲聊和严肃理性的高水平治理讨论能够在分层分级的不同交互平台上分开进行,同时确保有价值的建议和观点,能够从各级交互节点上升华涌现,并进入最终的治理决策通道。

还有,治理不仅仅是投票,治理是参与者集体决策的过程,而投票仅仅是决策过程中的最后一步,一个健康的DAO治理系统,在投票之前,需要为治理参与者提供互相交流,表达意见的交互节点,可执行的治理规则,科学的提案制度。

同时,一个成功的DAO,必须有一套高效的Grant激励制度,这是我在吸取MakerDAO治理教训、以及学习Polkadot治理模式后的思考,Maker社区中除了Maker基金会的成员,其余的治理参与者都是义务参与,很多人甚至手里连MKR都没有,连币东都称不上,因此,Maker社区经常有人抱怨治理太浪费时间了,但Maker之所以还能够吸引这些人参与治理,是因为Maker在DeFi世界的地位,能够参与Maker治理,对很多人是一种荣誉和学习的机会,但是其他项目就不一定能够吸引这么多志愿者义务参与治理了,因此其他项目必须要提供激励,Grant制度就是目前效率最高,最公平的激励制度,波卡的Grant制度就很成功,志愿者可以提前根据自己的想法提交工作方案争取Grant,然后由社区投票决定是否拨款支持。同时,DAO也需要内部监管和处罚机制,对于DAO成员来说,参与治理主要是义务,而不是责任,因此难免出现效率低下,或者治理缺席的情况,因此DAO需要有一套合理的进入-退出制度。但我觉得对于DAO来说,比处罚更重要的是奖励,要建设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在DAO内部要有人才流动性,把有才能,有意愿的人送上关键岗位,并且时刻保持开放,如果关键岗位上的成员无法胜任了,能够迅速让其他胜任者替代他。

基于这些思考和学习,我联合其他YFII社区成员用了一个月时间,建立了起来了YFII DAO的基本治理制度和流程,包括提案制度、投票制度、讨论规范、项目工作组制度、Grant制度等。在所有社区成员的一直努力之下,YFII DAO已经成为中文社区最活跃、DAO制度最完善、参与人数最多的DeFi DAO项目。

并且,我们在Maker、Compound等治理体系的基础之上做了很多创新,现在YFII的治理活跃度和执行效率高于其他DeFi项目。我希望能够将YFII DAO的DAO治理体系抽象出来,为更多中文社区的DeFi项目提供借鉴,并且更希望,其他的DeFi团队能够加入YFII DAO,以产品和治理合作的形式,共同实践真正的DeFi精神,治理和代码双开源、产品和社区多组合。

最后我想借用我朋友的一句话作为总结,看穿终局,并从终局往回走,DeFi+DAO就是DeFi的终局形式。

本文由 五星财经 作者:五星财经 发表,其版权均为 五星财经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五星财经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