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G DeFi Summit 精彩回顾 | DeFi 降温后的挑战及前行展望

导语2020年10月26日,在第七届Old Friends Reunion IOSG DeFi Summit上,我们邀请到了来自 Kyber Network 的 Deniz Omer , Aave 的创始人 Stani Kulechov,来自Set Labs 的 Anthony Sassano, 来自 0x 的 Amir Bandeali 和 Mariano Conti。围绕主题《Panel: Cooling down after the DeFi summer: challenges and pathway forward》进行了深入探讨。

导语

2020年10月26日,在第七届Old Friends Reunion IOSG DeFi Summit上,我们邀请到了来自 Kyber Network 的 Deniz Omer , Aave 的创始人 Stani Kulechov,来自Set Labs 的 Anthony Sassano, 来自 0x 的 Amir Bandeali 和 Mariano Conti。围绕主题《Panel: Cooling down after the DeFi summer: challenges and pathway forward》进行了深入探讨。

IOSG DeFi Summit 精彩回顾 | DeFi 降温后的挑战及前行展望

主持人-Deniz Omer (Kyber Network):

大家好欢迎来到IOSG DeFi Summit论坛。我很荣幸能主持这次圆桌。今天的嘉宾非常优秀。有来自以太坊世界的,有来自DeFi世界,遍布五湖四海。我觉得每个人可能时区都不一样,所以很感谢嘉宾们的到场来一起讨论以太坊和DeFi。过去6个月,可以说是非常疯狂。其实对我们区块链从业者来说,过去好几年都是这样忙忙碌碌。区块链占据了我们生活很大一部分,我们都全心投入在自己开发的产品。真的很高兴各位今天到场,这个圆桌时间不太长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就一个个介绍你们,然后再开始问题环节。我们先从时区最远的Anthony开始,他在澳大利亚,Anthony来自 Set Protocol,他也是Eth Hub的创始人,他还做了个IntoTheEther的播客 ,我是忠实听众,十分推荐你们也听听。下一个时区估计是我自己,我叫Deniz 来自Kyber Network,我目前在塞浦路斯。然后是Stani他是Aave的创始人,现在人在伦敦,他在这个领域也深耕了很久,他开发的东西有点 “疯狂” 、有点 “危险”,我也说不清楚,比如闪电贷这些神奇的东西,谢谢你的开发工作。接下来是Amir,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在纽约是吗?

Amir Bandeali (0x):

旧金山

主持人-Deniz Omer (Kyber Network):

好的那我就不确定Mariano是否比你早,不过你那里这会估计是凌晨3点左右,感谢你的时间。Amir来自0x,0x也在这个行业很久了,最近也发展得很好。接下来是Mariano 他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我刚打算说你是Maker的智能合约主管,不过那是过去式了,现在他是正式的 “好人” 一枚。Mariano其实是我在区块链认识的最酷小伙伴之一,而且人超级友好。好的,我就按照屏幕顺序,Stani 你先聊聊,最近在DeFi领域有哪些事情最令人兴奋,有哪些事你觉得是当务之急,而且能造福行业的?

Stani Kulechov (Aave):

好的,正如你刚所说的,这个行业瞬息万变。人们一直在开发,不断推出新产品。我最看重的两点:第一点估计就是创新。我们看到这么多新产品涌向市场,生态系统也在不断壮大,我觉得,正是因为有这个无需许可的环境 ,任何人都开发自己想要的产品。所以这个领域很开放,你会看到各种新奇事物,也是因为如此,每个人都可以打造金融产品,无论身处何地。这就给各类创新注入了生命力。以前新出的产品我基本上都会去了解,我会看白皮书和研究有趣的产品,不过现在就很难了。因为每天主网上线的新事物太多了,关注不过来。我的第二个关注重心是治理方面的新动作,这个很有意思。现在协议数量在大幅增长,正朝着去中心化治理转型,比如Maker和Aave这些协议,都已经在行业耕耘了好一段时间。现在也有很多后起之秀,包括UNI和Compound,看到这些不同社区自己组织,自己治理,特别有意思。说真的,但凡是关于治理的内容,我都特别着迷,关注起来也很有意思。

主持人-Deniz Omer (Kyber Network):

是的,说到治理,Mariano 你之前在Maker工作。Maker有多年研究治理模型的经验,我很喜欢那个论坛,也很欣赏你们取得的进展。我觉得Maker是个非常好的范例。你怎么看待这个技术最近的兴起?我们落后了吗?因为有时候其实就只有十几个人在投票,这是一个问题吗?对这个领域你怎么看的?

Mariano Conti:

有几点可以谈谈的。我很早就在Maker工作,Maker可以说是开启链上治理的首批协议。我看到很多事情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也知道有些开发跟进得不够好,现在他们也在尝试修复这些问题,像Compound这样的项目,我觉得就采纳了正确的做法,他们可以说是振兴了2020年的治理领域。这也是为什么,我看到很多协议都在使用COMP代币,他们整合了技术,适用于所有人,比如像Snap这样的项目,我觉得很多协议会使用这个,的确很好用。我唯一担心的是,比如说,治理疲劳。我有很多DeFi协议的代币,我担心的是,我没法盯着每个项目的发展情况,让我尤其感兴趣的,是那些聚合或下放投票权的项目,因为我可能想在Maker上单独投票,但是在UNI的票,我愿意交给别人帮我投票,就不用像Stani说的那样,需要担心。在治理方面,我觉得基础打得还是不错的,不过还有很多发展空间留给新产品。这些产品会让你生活更便捷。我作为持币者以及代表,认为这个观点很有趣。

主持人-Deniz Omer (Kyber Network):

我觉得,意识到“疲劳”这个事情还是很重要的。因为要了解所有在DeFi领域的进展真的很耗时间。如果参与的话,你还可能要承担无常损失的风险。有治理相应的治理代币也有估值,但一个投票值多少呢?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尚未得知。Anthony 你觉得呢?这个领域的增长曲线会呈现怎样的走势呢?它会一直增长吗 ?你对这个领域的整体感觉如何?

Anthony Sassano (Set Labs):

我觉得显然一切都在高速增长。我们看到一个DeFi代币小牛市,我觉得估值都有点偏高了。这情景让我想起2017那会,大家都说这些代币有多么值钱,其实很多真的就只是治理代币。正如你所说的一个投票能值多少钱,平台要有价值,治理代币才能有价值。如果平台没有东西来治理,那你持有这个代币有什么用?这样的代币也没有持有的价值。有些代币说他们可以代替费用之类的话,但如果平台没创造什么内容,代币暂时也还没什么用处的话,那你就知道代币的基本价值根本不存在。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们看到DeFi的溃败。皇帝的新衣原来只是没穿衣服,人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承诺太多了。这让我想起2017年,当时从业的人都知道,那时候以太坊说2017年 ETH2会到来,很多酷炫的事物都涌入以太坊。你因此买进了ETH,后来你发现承诺是没那么快兑现的。2017后还需要很久ETH2才能实现。我觉得现在的DeFi代币正在经历一样的命运。不过,我不是说这些代币没有长期价值。我觉得好笑的是,MKR的治理平台明明有很大的增长潜力,但是在这个DeFi小牛市居然没什么动静。实际上价格还下去了一些,这还是挺奇怪的。人们重视无价值的代币,却忽视了那些有基础价值的代币。事后看来,这个信号估计就是告诉我们这样是发展不下去的。

主持人-Deniz Omer (Kyber Network):

是的,你对这些估值是怎么想的呢?市场发展到哪一步了?市场因为流动性挖矿热起来了吗?那么其他基本面强的项目呢?比如去中心化交易所,它们的体量会继续增长吗?你从哪里看出来的呢?你觉得这些项目和故事会如何发展下去?

Amir Bandeali (0x):

其实这个我也不好说,我无法直接下定论,不过我觉得至少在使用情况上,我们会看到使用率上升。至少好项目有这个趋势,不过这个DeFi夏天让我真正激动的是它带来了真正的长期用户。本来我还是不能确定这个究竟会不会发生,因为当COMP流动性挖矿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很激动,但这个不一定创造了价值。你只是利用了系统中的激励机制,然后越来越多类似的事物就出现了。随着时间推移,足够资本注入,你似乎发现你在日常生活中已经在使用这些东西。其实你也知道现在的收益率真的降到非常非常低,但我还是,如果我需要的话。我以前觉得那里流动性更多,其实不然。现在,哪里的流动性都挺高的。我可以做在中心化环境下做不到的事情,这想起来真的很神奇。所以说DeFi其实真的很显著地推动了用户新行为、新激励方案的发展。我觉得这些会继续保留下来。

主持人-Deniz Omer (Kyber Network):

我很同意这个观点。当我们展望未来的时候,估计我个人最看重的一组数据就是实际用户量。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算这个用户量,但我肯定不是看总锁定价值,因为有些巨鲸资金量大,不具备代表性。我觉得大规模应用还是要通过增加使用量才能实现。Stani 你不妨聊聊,使用你们Aave平台的用户都是什么样的,他们的用户画像如何?你们知道 MetaMask提到他们月活超过了一百万,我不确实是否真的是一个月,反正数字很高就对了。Aave平台上的用户怎么样?主要增长用户都来自哪里?

Stani Kulechov (Aave):

我们Aave上肯定没有一百万用户。近期估计也不会达到这个体量。不过我觉得有趣的一段时间是1月的时候我们发行了协议,我们的使用类型比较丰富,大部分的流动性来自其他应用或协议,或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约。这点我倒觉得蛮有意思的。我们协议对开发者特别友好,而且很简单地阐述了Aave的本质,它就是个货币市场,你存款就可以获得信用额度,或者将信用额度出让给别人。当然还有闪电贷,这些不同的项目都提供了新功能。这可以帮助你在不同协议之间流转你的资金。也意味着我们和其他协议在那些产品上共享用户。还有些情况是,我们有特定的产品,比如DeFi Saver 使用我们的闪电贷,它能帮你自我清算MakerDAO钱包。我们还有各类的套利机器人,它们用闪电贷来清算或套利。不过我觉得直接用我们界面的用户估计也不少。目前接入Aave的有50家,有各种钱包,比如Argent、MyEtherWallet等。在这些钱包你也可以用Aave,你不用专门跑到我们的用户界面,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要提供一个非常流畅的用户体验。我们的用户体验不太一样,因为我们的协议和别人的不太一样。这是因为我们协议的目的,我们想维护一种不一样的系统。但是DeFi用户总觉得有点懵,因为当他们从一个协议转到另一个协议会看到不一样的地方,他们需要重新学习,比如说计算抵押品比率或清算价格这些。不过有趣的是即使是以太坊那会,我们的理念几乎都是要直接服务终端客户,获得更多使用量。我们相信生态系统会有更多用户,现在我们看到用户在不停增长,比如说DeFi上有个新协议,结果用户用上了Aave,可能因为他们需要流动性,比如说流动性挖矿,或者其他原因,或者他们只是想要解锁资产的流动性,那他们就直接找我们,我们的用户群体是共享的。对我们来说,这有点像是超级用户的类型。Aave社区本身非常多元,有些用户使用Aave仅仅就是因为他们一直在关注这个项目,他们了解解锁流动性的使用案例,这对他们来说很有用。但最近我看到越来越多这样的现象,某个特定的用户可能有8个甚至10个不同的协议,比如说,3个借贷协议,2个swap协议,以取得流动性。我认为这个现象越来越普遍这是件好事。

IOSG DeFi Summit 精彩回顾 | DeFi 降温后的挑战及前行展望

主持人-Deniz Omer (Kyber Network):

是的,很高兴看到不只是Aave用户有增长,0x和Set协议也是。这个领域整体上了一个台阶,我们基础已经打了好几年了,一块一块拼凑起来,不断观察不同项目,反复尝试,用很快的速度测试着。Mariano你觉得我们搭建的这些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Mariano Conti:

风险啊,我一直都在思考,会不会有些部分最终会垮掉,瓦解掉我们一切努力。但随着时间流逝,随着大家投入更多资金在这些协议里,我觉得大家都知道基础已经打稳了。大部分都经过实战检验了,我是个DeFi重度使用者,我一直关注着在座的各位,过去24小时里,我使用了所有产品,我在Aave上有借贷,我在挖DPI和ETH,我在Matcha上进行了交易,上面会用到0x,还有Kyber以获取流动性,当然还有其他产品。我非常信任这些基础,从这个角度出发,我觉得我们的发展方向,虽然不能说是零风险,但是这些基础已经足够安全了。我将其视为DeFi的Layer 1,就是已经建立起来的借贷,货币市场。例如Aave、Compound和Maker的流动性以及Uniswap这些合约。这些东西,我经常叫做Layer 1。我也推荐大家都去使用它们以及在它们的基础之上搭建的东西,一些新协议会把它们利用起来,通常我都会给更加注意,但我认为这是好事,我们打下了基础,随着时间推移,这些风险越降越低。当然你如果玩得更安全点,就能保持身心健康,获得抵押收入,不要像我一样。

主持人-Deniz Omer (Kyber Network):

是的,如果你明白有时候情况就是乱七八糟的,很难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还有暗池交易现象,或者会有人伺机抓小辫子,只要反了任何错误,他们马上扑向你,这并不是非常宽容的地方。Anthony 我想问你的是除了这些风险,我们面临的另一个风险是增长可能会赶上扩容的速度。所以我们在两个月前才看到有700 Gwei的交易。这和理论风险不一样,新项目出来的时候的确时有发生。一两年前这些项目我们有这个加密猫,但现在是流动性挖矿了,当你展望未来6-12个月,你觉得扩容的速度会比增长速度快吗?这个领域又会看到什么新事物?在不久的将来这两个方面你觉得会怎样发展?

Anthony Sassano (Set Labs):

好的,在过去几个月里我一直都觉得矿工费这么高,是以太坊上最棒的事情。有些人不这么觉得,但我也提出了很多论据,通过各种媒体,讲解为什么我相信这一点。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它逼着人们搭建和接受扩容方案。因为如果矿工费低的话,大家都没有动力,没有人会让你去做。你的用户不会叫你做,你也感觉不痛不痒,所以没有动力。但当矿工费高到如你说的700 Gwei的话,不仅是每一个人,甚至巨鲸都会抱怨这个价格。所以这是整个生态系统的问题。而且在2020年我们看到有更多扩容方案上线,这在以太坊的历史上前所未见,并不是只有零星几个,而是有非常多不同的扩容方案,它们并不仅仅是测试网,现在已经在主网上线了,每周都有更多新的上线。简直难以置信,我没想过会这么快实现,但感觉上研究已经完成了。现在正在完成开发步骤。到了网络使用率爆炸的时候,我们会很庆幸自己做好了准备,尽管矿工费回落了,现在仍然是30-40左右的水平。这在很多使用场景里都不够经济,虽然DeFi可能不会,但很多其他项目,可能会被这个价格影响到。所以关于我个人的想法,我们关注接下来几个月的发展吧,我不认为在扩容方面我们会放慢脚步,因为即使我们没有那么狂热,未来价格可能会在冲高,这样的想法一直存在,大家的脑海里都会这么想的,好像随时都会发生一样。我们可能会有一轮新的狂潮,大家都会疯狂地去挖矿,我们会和之前一样,我觉你刚刚提到的加密猫,在2017年的时候,数量还不多,因为哪怕只持续了很短一段时间,很多今天存在的开发者,很多今天存在的协议,当时都还没个影,这个记忆太遥远了,但现在大家都非常了解,技术也已经准备好了,2017年那会儿还没有这些技术呢。所以我非常非常看好Layer 2在未来几个月上线。我们看到一些大型项目已经搬到了Layer 2,Synthetix已经开始对以太坊Optimistic进行测试,我们也听到小道消息,Uniswap V3版本即将要发布Layer 2解决方法。所以当重要玩家都参与进来了,其余玩家也将紧随其后。目前围绕DeFi可组合性还有些问题待解决,以及要怎么应用到Layer 2网络当中。但我比较喜欢把它称为“以太坊的扩容之战” ,由于这需要为生态系统建设付出很大的努力,我们要解决这些问题,我不认为这是障碍。我不赞同消极的态度,比如说认为我们不可能在Layer 2做到DeFi可组合性,一切都完蛋了,这事关系到太多的价值,我们每天都在创造数不清的价值,我们也有很多新朋友参与进来,我都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呢,怎么可以轻易举双手投降呢?我们应该想怎么去解决问题,怎样才能成功完成扩容,那样我们就不用再担心了。

主持人-Deniz Omer (Kyber Network):

没错,我想问问,你怎么看待在12个月的时间里今天参与的所有项目能到Layer 2吗?如果真成了的话,我们应该如何解决Layer 2的可组合性问题,大家是都用同一套吗?这能解决问题吗?说说你的看法吧。

Amir Bandeali (0x):

好的,我有点怀疑这里的项目是否能在12个月内进入Layer 2网络,而且很可能就是因为可组合性的问题。就像Mariano所说的,仅仅在过去24小时内他就用了8个不同的协议。我认为现在大量涌现的Layer 2网络方案在某些使用案例里的确振奋人心很有前景。但我觉得等待时间还是会比我们想象的久,还要花很久才能营造出今天一样的氛围。我知道很多人可能不喜欢这样的看法,但我也不会觉得惊讶。如果这些在Layer 1的区块链项目中做使用案例,研究以太坊上的高交易费,获得了一定的关注度,或者向一个月前一样,矿工费达到700 Gwei?因为我觉得他们当中的大多数,都能支持一定程度的可组合性。虽然是这么说,但这无疑是场硬仗,以太坊抢占了先机。当然我们会继续看到非常多有趣的试验。我觉得Layer 2 网络方案特别适用于,Synthetix这类项目。通过这样的方案,你反正都需要存入资产,反正用户体验也变不了太多。所以我认为问题可能会出现更隐蔽的地方,这可以理解,但即使这样,我们会减轻一些目前Layer 1应用的负担。所以总体来说还是很乐观的。

主持人-Deniz Omer (Kyber Network):

好的,你提到其他Layer 1网络方案,我很喜欢。我们完全忘记了它们还在,仍然在为增长而不断竞争,但从我能看到的内容来看。它们并不是自然发展的,有些其他的Layer 1有很多资助,类似金库这样的东西来支撑着。我觉得这就是以太坊的重要优势之一,Stani 对于其他Layer 1的区块链,你怎么看?它们会是威胁吗?好吧,它们应该成不了威胁,或者说不应该用威胁来形容,那它们当中的哪一个,以及要付出怎样的努力才能击败以太坊的采纳曲线?

Stani Kulechov (Aave):

我觉得Layer 2,并不会成为以太坊的竞争对手,因为我觉得,它只是在安全等级方面效用不同。以太坊的安全等级是最高的,就去中心化金融应用来说,如果你有需要扩展更多容量的Layer 2网络,你的安全等级就越低。但你总是可以把交易或者你的数据放到Layer 1,某种程度上他们相互支撑,至少我们是这么看待的。我们一直是这么看待的,因为现在是有太多有趣的Layer 2方案了,甚至很难说它们当中的哪一个将会成为普遍流行的。然后还有可组合性,所以其中一个选择是把基础设施部署在多个地方。当随之而来的是技术挑战,以及系统维护,因为你不止要维持一个地方的安全,你要维持多个地方的安全。这很麻烦,我觉得这些都是次要的,正如Amir所说,部分应用,比如说交易,你可能需要隔离开来,Layer 2网络就能完美做到。我们Aave推崇的是,我们是二级信贷市场,我们进到里面去,发行的是稳定币,获得交易流动性,然后我们就能够跟随流动性走,并搭建额外的基础设施。但现在很多的选择都是,我想全部都试一试,我只是没有那么多的资源。但是之后Layer2 还有那么多酷炫的事情跟着来。

主持人-Deniz Omer (Kyber Network):

是的,没错。我们来总结一下吧,最后一个问题,我就直接说了:可能会有新人进入这个领域 ,每天都有新人加入,你们希望他们有何贡献?他们进来是不是只是简单复制Andre的智能合约,然后开发一些疯狂的产品,或者你们是否宁愿他们研究其他东西,他们应该怎样利用好他们的时间,或许我们可以给这个领域的小白一些引导,让他们能跟得上脚步,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如何为以太坊做出贡献。

Anthony Sassano (Set Labs):

他们能做到其实有很多,这个不成问题,目前还有很多未解决的问题,如果我们说的是新用户的加入。那么我们的重点可能不应该放在让他们去搭建什么,而在于如何去教育用户。你也知道,我是教育的大力倡导者。我花了很多时间做这个事,我觉得这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了,我们目前不够人手,去搭建界面。你能使用的移动钱包多种多样,有各种不同的DeFi界面,你还有Zapper和Zerion之类的,我不知道他们再搞一个同类型的东西出来,到底有没有价值,到底有没有竞争力,而教育市场一直都会存在。外面有很多人都在关注,想学习怎样使用这些东西。你教会一个人,就能一传十,十传百,你不需要每个人都教,你只需要和部分人接触,然后让他们去教其他人,然后你就可以建立在前人的开发基础上,你可以下载这些移动钱包,你可以教别人,这些钱包的使用方法,大家就自然而然地跟着学。这是我觉得新入行小伙伴应该关注的地方,当然这也取决于你是什么类型的人,如果你是开发人员,你可能想教其他开发人员,你想做开发人员培训,如果你和我一样知道自己不是开发人员,你可以讲解基本的生态系统内容,你把最新进展整合起来,然后交给别人最新的知识。当然了,对于我来说,在现在这个时间点,教育发挥的影响力最大。同时我也想听听大家是怎么想的

Amir Bandeali (0x):

就像你说的,外面有太多太多不同的界面,有时候甚至很难去分辨。但我觉得为了圈外的用户去打造界面,或许可以与教育有机结合在一起,同时还能开发有用的产品。所以我觉得还是可以多关注用户体验。我觉得有很多应用,如果你是圈外的朋友,你第一次看到这些应用,你可能会满头问号,觉得这些都是啥 ?有时候我感觉他们都是在为同一群DeFi用户搭建平台。对于这些用户来说,这增加了非常多的价值。但是长远来看,我们还是需要不断发展这个领域,我认为用户数量是最重要的事情。

主持人-Deniz Omer (Kyber Network):

是的,听起来我们都非常看好以太坊,我们都对它的未来抱以期待,我们也接受随之而来的风险与挑战。谢谢大家今天线上连线,Amir 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不让你下线,谢谢大家分享你们的想法。能深入谈谈以太坊非常有趣,还有加密世界的发展,以及去中心化和治理,这次的讨论非常成功。

谢谢大家,各位晚安、早安和下午好,谢谢大家,谢谢,很高兴见到你们,保重,再见,再见。

本文由 五星财经 作者:五星财经 发表,其版权均为 五星财经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五星财经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0

发表评论